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

中醫藥出?!俺孙L難破浪”
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數據,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地蔓延勢頭不減,國際抗疫形勢不容樂觀。在國內抗疫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中醫藥,其海外需求和關注度也在不斷增加,這也給部分中醫藥產品走出國門、走向世界帶來契機。但受制于準入制度、文化差異等因素,中醫藥國際化難以一蹴而就,中醫藥“出海路”面臨瓶頸。

“乘風出海”

中醫藥提供“中國方案”

各生產線有序生產、倉庫產品整齊碼放、工人清點出庫產品……近日,河北省石家莊市以嶺藥業生產車間一派忙碌景象,大批量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“走下”流水線進入國內外市場,以滿足抗疫需要。

8月12日,河北石家莊以嶺藥業發布公告稱,公司近日收到吉爾吉斯斯坦衛生部核準簽發的食品補充劑注冊證書,批準公司產品連花清瘟膠囊符合吉爾吉斯斯坦食品補充劑標準注冊。

以嶺藥業總經理吳相君表示,這標志著公司具備了在吉爾吉斯斯坦市場銷售連花清瘟膠囊的資格,也將對其拓展海外市場帶來積極影響。截至目前,連花清瘟已在加拿大、印度尼西亞、莫桑比克、巴西等10余個國家和中國香港及澳門地區獲得上市許可。

作為疫情防控的一大亮點,中醫藥在中國抗疫過程中發揮了顯著作用。與此同時,海外對中醫藥參與抗疫的需求與關注也在與日俱增,這為中醫藥進一步拓展海外市場提供契機。

安國聚藥堂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馬占江說,今年第一季度,公司中藥飲片銷售額達1.3258億元,同比增長17%。受疫情影響,韓國某株式會社共向公司訂了4集裝箱價值約250萬元的中藥提取物。

“跋山涉水”中醫藥遭遇“落地難”

中醫專家指出,目前海外疫情尚未看到明顯轉機,這在一定程度上給中醫藥提供了推廣窗口,也為之提高海外市場份額創造了新契機。但目前中醫藥出海依舊面臨“落地難”,要納入西方國家基礎醫療保險障礙重重,藥品理念、法律法規、文化差異等成為中醫藥出海落地的絆腳石,挑戰與機遇并肩同行。

拿以嶺藥業為例,雖然連花清瘟膠囊已在多國注冊上市,但在國外銷售尚未形成規模。吳相君說,各國對中藥產品的注冊要求各不相同,嚴重制約了其在全球上市推廣。

“中藥缺乏能使西方國家認可的統一科學標準。”河北中醫學院教授許慶友表示,中醫藥體系和西醫理論體系差異較大。中藥是多靶點干預,一般是多種成分混合物,化學成分和作用機制并不明確,無法在西方現有的理論下檢測其藥理毒理,這也是中藥難以通過外國藥品審批、獲得國際注冊藥品市場認可的原因所在。

在西方主流醫藥市場,中藥作為藥品注冊在美國尚未取得零的突破,在歐盟能成功注冊的也屈指可數。目前海外銷售的目標客戶仍以華人為主,產品也多集中于藥材或者飲片,中成藥大部分是通過援助等渠道進入歐美市場。

“中西方文化的差異也是中藥走出國門面臨的巨大挑戰,海外國家對中醫藥不了解、不理解,而且各個國家藥物注冊審批法律不同,制約了中醫藥在全球的上市推廣。”吳相君表示。

“山重水復”何以“峰回路轉”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表示,由于文化和醫療準入、藥物標準等差異,中醫藥參與國際抗疫任重而道遠。我國有關組織和機構已向伊朗、泰國、法國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捐贈了中成藥、飲片、針灸針等藥品和器械。此外,還選派中醫師赴外支援,并一直與境外相關單位、專家保持著密切聯系。

許慶友認為,中醫藥產品走出去,關鍵在于要讓中醫藥文化先走出去,讓中醫藥文化和治療理念被海外人士廣泛接受,中醫藥產品自然就更容易打開國外市場。

部分業內人士表示,日韓在基礎研究方面均有值得借鑒的地方。例如津村藥業在藥理、毒理、劑型成分分析的標準化、規范化等方面的研究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在傳承中醫藥精髓的同時,又科學化地將其與西方醫藥學接軌。

由于煎煮費時、利用率低、運輸成本高,“粗、大、黑”的中藥飲片一定程度上難以滿足當今快節奏、高效率的現代人用藥需求。馬占江說,“體積小、易攜帶、服用方便的中藥顆粒配方應該被鼓勵研發生產,以促進道地藥材的利用,這將更利于中醫藥走出國門。”

許慶友建議,中醫不光要傳承,更需要創新??山梃b日本漢方醫學的提取和生產工藝,進一步提高中醫藥的產品質量和市場認可度。同時,國家應加強中醫學教育培養力度,努力提升中醫從業人員整體素質。

附件:


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
最精准双色球预测专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