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

博物館跨界新“玩法”給會展場館的借鑒和啟發

隨著越來越多的認知改變帶來的行業變革,越來越多的跨界融合激發出新鮮玩法。“大會展”進入智能時代,更多新場景、新內容、新玩法已悄然入局。作為展覽行業中最為傳統的博物館們,近年來紛紛尋求“突破”與"改變",并引發一股文化時尚“博物館熱”。其通過不斷的認知升級帶來自身進化,頗值得會展場館借鑒。

曾一夜刷屏的央視綜藝《如果國寶會說話》第三季在6月正式回歸,與近兩年大熱的《國家寶藏》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等文博類節目一樣,迅速帶起公眾參觀博物館的熱潮。數據顯示,2019 年中國博物館接待觀眾 12.27 億人次。這一數字引發各界關注,博物館如何做到讓對文物沒有興趣的觀眾追捧,缺乏珍寶的博物館又如何吸引觀眾?

經過探究,筆者發現,傳統博物館創新是最大的核心動力。

首先,摒棄博物館“拜物教”,創造博物館的更多可能。博物館化的核心在于人對物的態度,正是由于人類對物的獨特態度、行為不斷發生變化,博物館大家族的種類才會像今天這樣越來越豐富,也不斷涌現出一些并不符合傳統定義的新型博物館。如只有水滴是唯一展品的日本豐島美術館、火爆社交媒體的teamLab無界美術館、失戀博物館、減壓博物館等。他們都沒有傳統觀念上吸引觀眾的奇珍異寶,卻成為年輕人不斷刷屏的新晉網紅。

因此,對于新興的非傳統博物館來說,不必糾結于沒有鎮館之寶、稀世珍品,與其通過展品的稀缺性、唯一性、觀賞性等物質層面來吸引觀眾,不如將更多精力放在深入探究博物館想傳達給觀眾的故事、情感、記憶、文化等精神層面。如失戀博物館中的一把鑰匙、一張車票、半成品毛衣,當它們超脫于現實的使用價值而賦予了愛情的意義時,就成為了吸引無數年輕人打卡的“利器”。如張之洞與武漢博物館,跳脫傳統博物館以展品陳列為主要手段的展示方式,深入挖掘一個人與一座城十九年的羈絆,輔以藝術化的設計語言,營造了一場百年時空對話,讓這里迅速成為年輕人的熱門打卡地。對于會展場館來說,這種情感、故事、文化的賦能亦有助于拓展客群的邊界。

其次,聚焦情境式設計,打造博物館的對話空間??创锏挠^念改變,相應的則是展覽策劃設計方式的轉變。展覽作為博物館展品與觀眾之間的橋梁,可以借助多種媒介綜合表達,這是博物館的傳播優勢,它經歷了一個陳列、詮釋到再創造的過程。當傳統博物館不再執著于表現展品的物質層而是精神層,則整個展覽空間邏輯需反過來。將展品背后的故事、情感、記憶、文化通過情境式的空間設計,讓觀眾沉浸其中,產生新的對話場域,才是目前展覽策劃需要思考的設計方向。

所謂情境式設計,并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場景復原、立體造型等陳列方式。而是如2018年國際博物館日主題“超級連接的博物館:新方法、新公眾”所傳達的理念,透過新的科技手段找到新的觀眾。充分利用“5G+VR”、全息、超高清、AI 等數字技術,打造以觀眾為核心的沉浸式個性化的情境體驗。騰訊爆紅科技展T-DAY先后落地深圳、西安、重慶、上海等地,所到之處人們皆大排長龍前來參觀體驗。其通過超夢幻的視覺效果、超沉浸式互動體驗以及超酷炫的硬核科技,結合當地文化內涵底蘊,即給觀眾帶來了一場生動的在地文化體驗之旅,亦完成了其創新前沿科技應用場景的宣傳推介。因此,在體驗經濟時代,那些千篇一律的會展展銷已不適應市場需求,個性化的情境體驗完成品牌推廣將成為未來方向。

最后,關注文化消費行為,拓展目標群體。從物的宮殿到人的樂園的轉變,意味著博物館將從單純的展覽展示空間升級為公共文化消費空間,承擔著在普遍商業化的社會環境中為公眾營造創意生活的使命。除了展覽策劃設計觀念的轉變,更多關注新世代文化消費群體的需求特征,改變傳統博物館的運營營銷方式,亦是博物館拓展目標群體的思考方向。如臺北故宮最新推出的宣傳片,主角并非那些精美的文物,而是人與他們的各樣空間實踐,不單看展,還包括約會、玩耍等日常行為,每個人都能在博物館里找到自得其樂的方式。

“博物館+藝術餐廳”、趣味體驗、研學教育、特色住宿、文創商品、旅游演藝、時尚業態的跨界融合,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走進博物館進行文化消費。對于會展場館來說,也需改變傳統角色定位,深入挖掘“會展+N”的無限可能性,引入新產品、新服務,實現會展與文創、研學、旅游等業態的融合,吸引客戶從一次消費到多次重復消費,從而改變會展場館聚焦會展業務的單一商業模式。

每一個行業都面臨著急劇變革,傳統博物館在不斷推陳出新,聚焦人的需求,融合創新出更多個性化的非物體驗,打開了公眾看待博物館的新視界。而會展的新世界,亦需從聚焦會展轉向跨界思維,真正實現大會展模式下的大業態融合,成為新一代的線下流量聚集地。

附件:


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
最精准双色球预测专家